An Ode To Life

三十风雨路

Ah Zhi is a hapless and simple girl who’s in love with an artist Qiming. Deceived by her mother, she was forced to marry into a rich family and was shocked to find out that her husband Wenshou suffers from autism. Not only does Ah Zhi has to take care of her husband, she also has to contend with the scheming machinations of her husband’s siblings, as they seek to discredit her; and the distrust of her mother-in-law who believes she brings ill luck to the family. Through it all, Ah Zhi’s determination and sweet nature helped her to endure and survive in the family. Ah Zhi’s sincerity and kindness sets her apart from the rest of the family. This impresses her father-in-law who gradually puts the family business in her charge. With good foresight and years of goodwill, Ah Zhi manages to succeed in her endeavor. The business grows and continues to prosper. Ah Zhi retires after 30 years of struggle and passes the reins over to the next generation. Qiming, who has been quietly standing by Ah Zhi’s side all these while is still waiting for her…

Ep 1
46 mins

家财万贯的阿枝已迈入五十八岁,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阿枝带着疲累的心情入住酒店,打算在那里安享晚年,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阿枝到了酒店套房后,马上提笔写信给启明。启明是阿枝结交了三十多年的笔友,往事如烟,记忆依旧鲜明如昔,回到三十年前… 那时的阿枝正值二十八岁年华,未嫁,母亲虎嫂一直为这事伤脑筋,虽然明知道阿枝已经有了心上人,但就是不愿意女儿马来亚的穷画家启明交往。阿枝是个超级电视迷,当好友美娜告知联络所来了架彩色电视时,阿枝忙与美娜赶去看黄沙野峰的谐剧。

Ep 1

家财万贯的阿枝已迈入五十八岁,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阿枝带着疲累的心情入住酒店,打算在那里安享晚年,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阿枝到了酒店套房后,马上提笔写信给启明。启明是阿枝结交了三十多年的笔友,往事如烟,记忆依旧鲜明如昔,回到三十年前… 那时的阿枝正值二十八岁年华,未嫁,母亲虎嫂一直为这事伤脑筋,虽然明知道阿枝已经有了心上人,但就是不愿意女儿马来亚的穷画家启明交往。阿枝是个超级电视迷,当好友美娜告知联络所来了架彩色电视时,阿枝忙与美娜赶去看黄沙野峰的谐剧。

Ep 2
46 mins

阿枝见不到启明,心情极之低落。另一边,启明打电话来找阿枝,却被虎嫂从中作梗,骗说阿枝已有结婚的对象,严厉警告他不准再找阿枝。启明闻言,大感失落,但并没有因此放弃要见阿枝的心愿。次日,启明摸到阿枝家来,不巧,阿枝刚好离去,虎嫂得知是启明后,不客气的把他赶出去。启明无计可施下只好偷偷的在信箱处,投下一张纸条给阿枝。

Ep 2

阿枝见不到启明,心情极之低落。另一边,启明打电话来找阿枝,却被虎嫂从中作梗,骗说阿枝已有结婚的对象,严厉警告他不准再找阿枝。启明闻言,大感失落,但并没有因此放弃要见阿枝的心愿。次日,启明摸到阿枝家来,不巧,阿枝刚好离去,虎嫂得知是启明后,不客气的把他赶出去。启明无计可施下只好偷偷的在信箱处,投下一张纸条给阿枝。

Ep 3
46 mins

启明为了阿枝,而决定在新加玻多待几天。两人一见如故,心灵相通,短暂的相聚,让两人的感情更跨越一步。启明还约了阿枝一块去樟宜海边写生。文福前往印尼公干,交待文禄帮忙看住工地,文禄敷衍的态度,令耀坤大感生气。文禄自从妻子在工地意外中丧命后,就意志消沉,无心打理公司的业务。文寿主动提出要去工地帮忙,众人大表意外。张家两佬担心文寿的病情拒绝让他去。爱玲却成功说服了两佬,还主动陪文寿去。

Ep 3

启明为了阿枝,而决定在新加玻多待几天。两人一见如故,心灵相通,短暂的相聚,让两人的感情更跨越一步。启明还约了阿枝一块去樟宜海边写生。文福前往印尼公干,交待文禄帮忙看住工地,文禄敷衍的态度,令耀坤大感生气。文禄自从妻子在工地意外中丧命后,就意志消沉,无心打理公司的业务。文寿主动提出要去工地帮忙,众人大表意外。张家两佬担心文寿的病情拒绝让他去。爱玲却成功说服了两佬,还主动陪文寿去。

Ep 4
46 mins

一大清早,阿枝就被吵杂的声音给吵醒,原来是梅姨与几个牌友来向虎嫂讨债,梅姨再向阿枝施压,怎知还是逼不到阿枝点头答应。阿枝向启明透露只要结婚就可以拿到一万块的事情,希望可以刺激到启明向她告白,怎知,却弄巧反拙,令启明更感自卑。阿枝得不到启明的答案,非常伤心,向美娜哭诉,并借着吃辣椒来发泄心中的郁闷。梅姨见阿枝迟迟不点头,于是又找了医师来配合虎嫂上演一场苦肉计,终于,逼得阿枝点头。 张家方面,开始紧锣密鼓筹备婚事。爱玲还找了风水师来家里看风水。

Ep 4

一大清早,阿枝就被吵杂的声音给吵醒,原来是梅姨与几个牌友来向虎嫂讨债,梅姨再向阿枝施压,怎知还是逼不到阿枝点头答应。阿枝向启明透露只要结婚就可以拿到一万块的事情,希望可以刺激到启明向她告白,怎知,却弄巧反拙,令启明更感自卑。阿枝得不到启明的答案,非常伤心,向美娜哭诉,并借着吃辣椒来发泄心中的郁闷。梅姨见阿枝迟迟不点头,于是又找了医师来配合虎嫂上演一场苦肉计,终于,逼得阿枝点头。 张家方面,开始紧锣密鼓筹备婚事。爱玲还找了风水师来家里看风水。

Ep 5
46 mins

阿枝与文寿的新婚之夜,两人都显得很尴尬,文寿看穿阿枝不敢与他同床共眠,主动搬过去书房睡。当文寿就要沉沉入睡时,突然发现到阿枝来挑逗他,正当两人要再进一步时,文寿赫然发现到该女人不是阿枝,竟然是文禧的未婚妻SUE,文寿吓得当场病发。 自从阿枝嫁入张家后,启明更是意志消沉,终日躲在房里作画,并把满腔的愤怒,吐露在画里。美娜来访,看见启明的画,大为赞赏,突发其想,带了启明去找买家。买家很欣赏启明的另类画风,并把他的画介绍给酒店老板,启明开始重拾信心,并对美娜感谢不已。

Ep 5

阿枝与文寿的新婚之夜,两人都显得很尴尬,文寿看穿阿枝不敢与他同床共眠,主动搬过去书房睡。当文寿就要沉沉入睡时,突然发现到阿枝来挑逗他,正当两人要再进一步时,文寿赫然发现到该女人不是阿枝,竟然是文禧的未婚妻SUE,文寿吓得当场病发。 自从阿枝嫁入张家后,启明更是意志消沉,终日躲在房里作画,并把满腔的愤怒,吐露在画里。美娜来访,看见启明的画,大为赞赏,突发其想,带了启明去找买家。买家很欣赏启明的另类画风,并把他的画介绍给酒店老板,启明开始重拾信心,并对美娜感谢不已。

Ep 6
46 mins

虎嫂与虎叔假装登门拜访亲家,向阿枝道歉,虎嫂与阿枝真情流露,阿枝终于原谅了她。虎叔临走前,把一封信交给阿枝,阿枝不看一眼,就把信丢进垃圾桶里。此举,被文寿看见,以为是启明给阿枝的信,文寿偷偷的把信拾起来,打开来看见是美娜写给他的信,才稍感安心。 在美娜的协助下,启明终于踏出成功第一步。启明感叹,要是早有今日,阿枝就不必委屈求全,嫁给她不爱的男人。已对启明种下爱苗的美娜,听了很不是滋味。启明打听阿枝的近况,美娜伤感的道出阿枝至今还不愿意接听她的电话,看来还是无法原谅她。

Ep 6

虎嫂与虎叔假装登门拜访亲家,向阿枝道歉,虎嫂与阿枝真情流露,阿枝终于原谅了她。虎叔临走前,把一封信交给阿枝,阿枝不看一眼,就把信丢进垃圾桶里。此举,被文寿看见,以为是启明给阿枝的信,文寿偷偷的把信拾起来,打开来看见是美娜写给他的信,才稍感安心。 在美娜的协助下,启明终于踏出成功第一步。启明感叹,要是早有今日,阿枝就不必委屈求全,嫁给她不爱的男人。已对启明种下爱苗的美娜,听了很不是滋味。启明打听阿枝的近况,美娜伤感的道出阿枝至今还不愿意接听她的电话,看来还是无法原谅她。

Ep 7
46 mins

阿枝成功帮公司化解这次的罢工危机,耀坤对阿枝表示感激并要其他人多向阿枝学习。文思与爱玲闻言,很不是味道。文福趁耀坤与文思出去时,故意用花盆砸伤自己的脚,以博取凤珠的同情,原谅他犯下的错误。爱玲向凤珠透露阿枝是倒霉鬼一事,把家里连连发生的事端都赖在阿枝身上。另一边,耀坤也发现到文福暗中偷吃公司的钱,生气的大斥文福一顿,同时文寿也拱出文福向劳工部告密一事,耀坤大发雷霆,大义灭亲,撤掉文福,要文寿来公司帮忙。多年来,文寿第一次上班,很没信心,阿枝从旁鼓励文寿,并亲手做了书签送给他。

Ep 7

阿枝成功帮公司化解这次的罢工危机,耀坤对阿枝表示感激并要其他人多向阿枝学习。文思与爱玲闻言,很不是味道。文福趁耀坤与文思出去时,故意用花盆砸伤自己的脚,以博取凤珠的同情,原谅他犯下的错误。爱玲向凤珠透露阿枝是倒霉鬼一事,把家里连连发生的事端都赖在阿枝身上。另一边,耀坤也发现到文福暗中偷吃公司的钱,生气的大斥文福一顿,同时文寿也拱出文福向劳工部告密一事,耀坤大发雷霆,大义灭亲,撤掉文福,要文寿来公司帮忙。多年来,文寿第一次上班,很没信心,阿枝从旁鼓励文寿,并亲手做了书签送给他。

Ep 8
46 mins

文寿陪阿枝回来之后,就板着脸色,不发一言。爱玲见到两人脸色有异,又见阿枝脸色苍白,八卦的探听,得悉阿枝已经出现了中降头的症状,开心的向文福打报告。阿枝在房里拿出启明为她画的画像,回想往昔与启明一起度过的欢乐时光,再想起启明的表白,感到无限唏嘘。

Ep 8

文寿陪阿枝回来之后,就板着脸色,不发一言。爱玲见到两人脸色有异,又见阿枝脸色苍白,八卦的探听,得悉阿枝已经出现了中降头的症状,开心的向文福打报告。阿枝在房里拿出启明为她画的画像,回想往昔与启明一起度过的欢乐时光,再想起启明的表白,感到无限唏嘘。

Ep 9
46 mins

文寿告知家人要和阿枝离婚一事,众人纷纷讶异不已,凤珠责问阿枝,阿枝有苦难言,凤珠说什么都不允许他们离婚。阿枝回娘家时,遇上启明,虽然阿枝强装若无其事,但启明还是看出阿枝满怀心事。启明假装要买东西,陪阿枝一起离去。文寿见到两人在一起,心里很不是滋味。文寿特地来找启明,告知与阿枝离婚一事,坦言愿意成全启明与阿枝。启明大感震惊。 RICKY介绍了一份文员工作给文福,文福却嫌东嫌西,做不到半天,就被老板炒鱿鱼。文福在回家途中遇上了大耳窿,大耳窿向文福献计,只要他穿针引线拐带瑞明,所有债务就可以一笔勾消。

Ep 9

文寿告知家人要和阿枝离婚一事,众人纷纷讶异不已,凤珠责问阿枝,阿枝有苦难言,凤珠说什么都不允许他们离婚。阿枝回娘家时,遇上启明,虽然阿枝强装若无其事,但启明还是看出阿枝满怀心事。启明假装要买东西,陪阿枝一起离去。文寿见到两人在一起,心里很不是滋味。文寿特地来找启明,告知与阿枝离婚一事,坦言愿意成全启明与阿枝。启明大感震惊。 RICKY介绍了一份文员工作给文福,文福却嫌东嫌西,做不到半天,就被老板炒鱿鱼。文福在回家途中遇上了大耳窿,大耳窿向文福献计,只要他穿针引线拐带瑞明,所有债务就可以一笔勾消。

Ep 10
46 mins

爱玲拉家婆找问送子娘娘询问结婚多年膝下尤虚,送子娘娘称张家快就又有喜讯,爱玲一心以为是自己,暗兴奋间仍不忘陷害阿枝一把,造遥怀疑阿枝肚中孩子与张家无血缘,於凤珠心中种下一根刺!回家以后,凤珠见到文寿手伤包扎,对阿枝斥责,文寿鼓起勇气维护阿枝,更叫凤珠对阿枝好一点。凤珠不由激气文寿娶了老婆就忘了娘。 爱玲月事到期五天没来,更认定自己怀孕,兴奋觉得夺权机会来了。过后夫妻俩更打锣打鼓对家中各人宣布,爱玲更装摸作样,搞得凤珠开心不已,文思妒忌非常。毫无心眼之Ricky更对文福夫妇恭喜,若来文思一番埋怨。

Ep 10

爱玲拉家婆找问送子娘娘询问结婚多年膝下尤虚,送子娘娘称张家快就又有喜讯,爱玲一心以为是自己,暗兴奋间仍不忘陷害阿枝一把,造遥怀疑阿枝肚中孩子与张家无血缘,於凤珠心中种下一根刺!回家以后,凤珠见到文寿手伤包扎,对阿枝斥责,文寿鼓起勇气维护阿枝,更叫凤珠对阿枝好一点。凤珠不由激气文寿娶了老婆就忘了娘。 爱玲月事到期五天没来,更认定自己怀孕,兴奋觉得夺权机会来了。过后夫妻俩更打锣打鼓对家中各人宣布,爱玲更装摸作样,搞得凤珠开心不已,文思妒忌非常。毫无心眼之Ricky更对文福夫妇恭喜,若来文思一番埋怨。

Ep 11
46 mins

文福与爱玲故意制造假流产,害阿枝饱受凤珠的责骂。凤珠更深信神婆的话,大骂阿枝是扫把星,一进门就导致家里接二连三发生连连坏事。凤珠为了避免文思的孩子也被阿枝克死,赶阿枝回去娘家养胎。文寿忙维护阿枝,出声顶撞凤珠,令凤珠大感不悦。阿枝为了此事,也很不开心,并认为所有的倒霉事都因他而起,文寿开解阿枝一番,两人的感情日益融洽。耀坤千方百计讨好银行经理,银行经理却不领情,坚持会公事公办。耀坤为了此事伤透脑筋。文福得悉后,为了要在耀坤面前争取表现,擅自行动,却把事情弄得更糟,被耀坤训了一顿。

Ep 11

文福与爱玲故意制造假流产,害阿枝饱受凤珠的责骂。凤珠更深信神婆的话,大骂阿枝是扫把星,一进门就导致家里接二连三发生连连坏事。凤珠为了避免文思的孩子也被阿枝克死,赶阿枝回去娘家养胎。文寿忙维护阿枝,出声顶撞凤珠,令凤珠大感不悦。阿枝为了此事,也很不开心,并认为所有的倒霉事都因他而起,文寿开解阿枝一番,两人的感情日益融洽。耀坤千方百计讨好银行经理,银行经理却不领情,坚持会公事公办。耀坤为了此事伤透脑筋。文福得悉后,为了要在耀坤面前争取表现,擅自行动,却把事情弄得更糟,被耀坤训了一顿。

Ep 12
46 mins

瑞明被绑架,张家筹赎金无门,耀坤苦苦哀求银行借钱仍不得要领,阿枝自告奋勇志找宋经理求情,将瑞明被绑事据实告知,宋经理起初不信,阿枝不顾自己怀孕追车,舍身救人的精神终於感动了宋经理点头答应。耀坤对阿枝感激,文思与凤珠对阿枝之努力却不为所动,更嘲讽是阿枝命硬,连累其家走衰运。交了赎金,众人接到阿彪告知瑞明在珍珠,耀坤等人赶去,焦急遍寻不获,文禄更在搜寻间扭伤了脚,最后文福终於找到受尽惊吓,发烧迷糊之瑞明。

Ep 12

瑞明被绑架,张家筹赎金无门,耀坤苦苦哀求银行借钱仍不得要领,阿枝自告奋勇志找宋经理求情,将瑞明被绑事据实告知,宋经理起初不信,阿枝不顾自己怀孕追车,舍身救人的精神终於感动了宋经理点头答应。耀坤对阿枝感激,文思与凤珠对阿枝之努力却不为所动,更嘲讽是阿枝命硬,连累其家走衰运。交了赎金,众人接到阿彪告知瑞明在珍珠,耀坤等人赶去,焦急遍寻不获,文禄更在搜寻间扭伤了脚,最后文福终於找到受尽惊吓,发烧迷糊之瑞明。

Ep 13
47 mins

转眼,阿枝已近临盆,勤劳好动的她,仍然继续东奔西跑四处忙录,而且,渐渐地在公司建立好人缘,阿枝越受耀坤器重,就越让文思与爱玲等人的妒忌。文思一心想表现,提议耀坤借用其他有G5承包资格投标第一手承包建筑,耀坤犹豫,阿枝忍不住提醒作弊后果,文思气在心里。过后,宋经理孩子满月,阿枝亲自送礼,无意间谈耀坤想承包之工程,却苦无门路,宋经理突邀耀坤一起赴承包商桥牌之约。耀坤喜出望外,大赞阿枝了得,可是却苦恼对不会打桥牌,文寿最后自荐看书恶补,文思、爱玲等人再见文寿、阿枝又受器重,心中又捶又气。

Ep 13

转眼,阿枝已近临盆,勤劳好动的她,仍然继续东奔西跑四处忙录,而且,渐渐地在公司建立好人缘,阿枝越受耀坤器重,就越让文思与爱玲等人的妒忌。文思一心想表现,提议耀坤借用其他有G5承包资格投标第一手承包建筑,耀坤犹豫,阿枝忍不住提醒作弊后果,文思气在心里。过后,宋经理孩子满月,阿枝亲自送礼,无意间谈耀坤想承包之工程,却苦无门路,宋经理突邀耀坤一起赴承包商桥牌之约。耀坤喜出望外,大赞阿枝了得,可是却苦恼对不会打桥牌,文寿最后自荐看书恶补,文思、爱玲等人再见文寿、阿枝又受器重,心中又捶又气。

Ep 14
46 mins

安枝目睹文禧把玩端安将其抛上抛下,加上做月没调养,惊吓间晕倒,幸好只是虚惊一场。过后文寿担心阿枝身体,阿枝隐瞒没进补之事,只谓自己身体虚弱,以免文寿与母亲再起冲突。过后两人怀疑文禧吸毒,向其追问,文禧本欲说出心中苦闷,凤珠在门外听到闯入,见到母亲情急,文禧又再隐瞒,称只是醉酒。 耀坤公干回来,凤珠警告阿枝与文寿隐瞒文禧醉酒闹事之事,以免父子关系恶化。

Ep 14

安枝目睹文禧把玩端安将其抛上抛下,加上做月没调养,惊吓间晕倒,幸好只是虚惊一场。过后文寿担心阿枝身体,阿枝隐瞒没进补之事,只谓自己身体虚弱,以免文寿与母亲再起冲突。过后两人怀疑文禧吸毒,向其追问,文禧本欲说出心中苦闷,凤珠在门外听到闯入,见到母亲情急,文禧又再隐瞒,称只是醉酒。 耀坤公干回来,凤珠警告阿枝与文寿隐瞒文禧醉酒闹事之事,以免父子关系恶化。

Ep 15
46 mins

阿枝经过几年来的努力,已摇身一变成了女强人,担任公司的运作部主管。这时,瑞安也已经五岁了。自从耀坤中风后,公司的大权就落在文寿手中。当天,工地发生工友意外跌死的案件,阿枝查悉原来是阿贵管理不当,间接造成的。工友们对阿贵很不满,纷纷罢工。耀坤把这件事全权交给阿枝处理,阿枝不理文福反对,开除阿贵,并再次解决了工友罢工的事件。随着阿枝与文寿被张老器重,张家兄妹之间的明争暗斗更是白热化。 文禄受到多番感情的打击后,开始一心向佛,不再插手管公司的大小事宜,开始钻读中医。平时闲来无事就去庙堂做义工。

Ep 15

阿枝经过几年来的努力,已摇身一变成了女强人,担任公司的运作部主管。这时,瑞安也已经五岁了。自从耀坤中风后,公司的大权就落在文寿手中。当天,工地发生工友意外跌死的案件,阿枝查悉原来是阿贵管理不当,间接造成的。工友们对阿贵很不满,纷纷罢工。耀坤把这件事全权交给阿枝处理,阿枝不理文福反对,开除阿贵,并再次解决了工友罢工的事件。随着阿枝与文寿被张老器重,张家兄妹之间的明争暗斗更是白热化。 文禄受到多番感情的打击后,开始一心向佛,不再插手管公司的大小事宜,开始钻读中医。平时闲来无事就去庙堂做义工。

Ep 16
46 mins

阿枝与文寿带瑞安去看医生,医生证实瑞安患了自闭症,文寿受瑞安的不幸是来自他的遗传,阿枝劝文寿不要自责,但文寿仍愧疚不已。 阿枝训练瑞安表达自己的意愿,但瑞安始终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无法跟人沟通,阿枝把辣椒放进瑞安的食物当中,逼瑞安说他不要辣椒,但瑞安不为所动,一旁的顾客还指责阿枝虐待孩子,阿枝被冤,有苦自己知。

Ep 16

阿枝与文寿带瑞安去看医生,医生证实瑞安患了自闭症,文寿受瑞安的不幸是来自他的遗传,阿枝劝文寿不要自责,但文寿仍愧疚不已。 阿枝训练瑞安表达自己的意愿,但瑞安始终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无法跟人沟通,阿枝把辣椒放进瑞安的食物当中,逼瑞安说他不要辣椒,但瑞安不为所动,一旁的顾客还指责阿枝虐待孩子,阿枝被冤,有苦自己知。

Ep 17
46 mins

阿枝与启明重遇,可惜人事已非,启明虽对阿枝仍有情,无奈阿枝已嫁人妻,还生了儿子,他唯有把爱意深埋在心底,而阿枝的心也有波动,但她把情感压抑了下来。过后阿枝告诉美娜启明已回来,还成了大画家,美娜口没遮拦,无意中将此事告知文寿,文寿误会阿枝对启明余情未了…。 美娜嫁给文禄之后,只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不管美娜如何表现自己,文禄还是不为所动。美娜尝试去接近瑞明,但换来的却是瑞明的指责。

Ep 17

阿枝与启明重遇,可惜人事已非,启明虽对阿枝仍有情,无奈阿枝已嫁人妻,还生了儿子,他唯有把爱意深埋在心底,而阿枝的心也有波动,但她把情感压抑了下来。过后阿枝告诉美娜启明已回来,还成了大画家,美娜口没遮拦,无意中将此事告知文寿,文寿误会阿枝对启明余情未了…。 美娜嫁给文禄之后,只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不管美娜如何表现自己,文禄还是不为所动。美娜尝试去接近瑞明,但换来的却是瑞明的指责。

Ep 18
46 mins

文寿对阿枝的态度越来越冷漠,凡事都显得很不热衷,,一方面又要承受凤珠等的压力,又要为工作与瑞安的奔波劳累,换来的却是张家众人的冷嘲热讽,让阿枝更感心力交瘁。正当阿枝把注意力移向瑞安时,文寿渐渐的打回原形,恢复以往的自卑,沉默寡言。 美娜约文禄陪她庆祝生日,文禄答应,还去了金铺选了条金手链给美娜。美娜满怀期待去赴约,怎知,文禄却临时有事不能来,令美娜大失所望。

Ep 18

文寿对阿枝的态度越来越冷漠,凡事都显得很不热衷,,一方面又要承受凤珠等的压力,又要为工作与瑞安的奔波劳累,换来的却是张家众人的冷嘲热讽,让阿枝更感心力交瘁。正当阿枝把注意力移向瑞安时,文寿渐渐的打回原形,恢复以往的自卑,沉默寡言。 美娜约文禄陪她庆祝生日,文禄答应,还去了金铺选了条金手链给美娜。美娜满怀期待去赴约,怎知,文禄却临时有事不能来,令美娜大失所望。

Ep 19
46 mins

文寿怕孩子生出来又遗传了他的病,才坚决要阿枝堕胎,阿枝不顾文寿反对,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当文寿准备回公司上班,经过厕所时,却赫然惊见瑞安把肥皂放在口里。吃阿枝见了也吓了一跳。文寿很心痛的对阿枝说把孩子生下来,只会让他们受尽折磨! 某夜,文禧回来发现家人都不在,只有美娜在厨房准备晚餐,文禧看着美娜为他煎荷包蛋,不禁感触良多,忆起往事。美娜心中还生着文禧的气,对他非常冷漠,并在话语间讽刺文禧。时凤珠带着瑞安回来,两人才静了下来。

Ep 19

文寿怕孩子生出来又遗传了他的病,才坚决要阿枝堕胎,阿枝不顾文寿反对,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当文寿准备回公司上班,经过厕所时,却赫然惊见瑞安把肥皂放在口里。吃阿枝见了也吓了一跳。文寿很心痛的对阿枝说把孩子生下来,只会让他们受尽折磨! 某夜,文禧回来发现家人都不在,只有美娜在厨房准备晚餐,文禧看着美娜为他煎荷包蛋,不禁感触良多,忆起往事。美娜心中还生着文禧的气,对他非常冷漠,并在话语间讽刺文禧。时凤珠带着瑞安回来,两人才静了下来。

Ep 20
46 mins

阿枝在医生的劝告下,始终没有堕胎。当阿枝惘然若失地沿着诊所外的店屋行走时,她发现被车撞倒的文寿躺在马路中央。阿枝冲上前扶起血泊中的文寿,泪流满面地呼唤文寿的名字。文寿却来不及把话说完,就断气了。张家接获通知,所有人前往医院。耀坤看见儿子的尸体,心脏病发作,不支昏倒,紧急入院。

Ep 20

阿枝在医生的劝告下,始终没有堕胎。当阿枝惘然若失地沿着诊所外的店屋行走时,她发现被车撞倒的文寿躺在马路中央。阿枝冲上前扶起血泊中的文寿,泪流满面地呼唤文寿的名字。文寿却来不及把话说完,就断气了。张家接获通知,所有人前往医院。耀坤看见儿子的尸体,心脏病发作,不支昏倒,紧急入院。

Ep 21
46 mins

阿枝思念儿子,忍不住偷偷来见瑞安,却见到瑞安玩水草吸脏水,震惊求老杨开门让其入,凤珠发现,愤怒再将阿枝赶走。 阿枝发现工地缺乏原料,工程拖慢,查到公司有人做手脚超量购入原料中饱私囊,向文思追问,文思支吾将责任推到文福身上。原来股票大跌,文思投资失利,手上资金被压死,挪用公款,导致供应商追债上门,文思隐瞒令天祥与水叔拖延账期,两人叫苦连天,只好转向阿枝诉苦。

Ep 21

阿枝思念儿子,忍不住偷偷来见瑞安,却见到瑞安玩水草吸脏水,震惊求老杨开门让其入,凤珠发现,愤怒再将阿枝赶走。 阿枝发现工地缺乏原料,工程拖慢,查到公司有人做手脚超量购入原料中饱私囊,向文思追问,文思支吾将责任推到文福身上。原来股票大跌,文思投资失利,手上资金被压死,挪用公款,导致供应商追债上门,文思隐瞒令天祥与水叔拖延账期,两人叫苦连天,只好转向阿枝诉苦。

Ep 22
46 mins

文福得悉阿枝把屋契抵押给银行后贷款,向文思查问,文思故意挑拨离间,导致文福更不满阿枝的所作所为,当众与阿枝大起冲突。文思再次与THOMAS上床,文思要THOMAS加入汪兄弟的收购战,抬高借钱,从中破坏阿枝的收购行动,到了签约那天,汪氏才反口不卖公司。阿枝凭着惊人的毅力,排除万难,成功说服汪老大把公司转手予她。另一边,耀坤却听信文思的话,反对阿枝的收购行动,让阿枝大感泄气。

Ep 22

文福得悉阿枝把屋契抵押给银行后贷款,向文思查问,文思故意挑拨离间,导致文福更不满阿枝的所作所为,当众与阿枝大起冲突。文思再次与THOMAS上床,文思要THOMAS加入汪兄弟的收购战,抬高借钱,从中破坏阿枝的收购行动,到了签约那天,汪氏才反口不卖公司。阿枝凭着惊人的毅力,排除万难,成功说服汪老大把公司转手予她。另一边,耀坤却听信文思的话,反对阿枝的收购行动,让阿枝大感泄气。

Ep 23
46 mins

耀坤通过老臣子水叔得悉文思开假单,暗中动用公款,对她大感失望。与此同时,耀坤相信阿枝与启明之间是清白的,答应阿枝让她重返家门与安安团聚,令阿枝大为感动。阿枝感谢启明向耀坤澄清两人的关系,让她重新取得耀坤的信任,启明却借机会表白心中意,遭到阿枝的婉转拒绝。RICKY怀疑文思红杏出墙,暗中跟踪她至酒店,亲眼目睹他与THOMAS亲昵的进入电梯,顿感晴天霹雳,时文思也见到了RICKY。两人因此大吵一顿,文思反责RICKY不信任他,失口否认红杏出墙。

Ep 23

耀坤通过老臣子水叔得悉文思开假单,暗中动用公款,对她大感失望。与此同时,耀坤相信阿枝与启明之间是清白的,答应阿枝让她重返家门与安安团聚,令阿枝大为感动。阿枝感谢启明向耀坤澄清两人的关系,让她重新取得耀坤的信任,启明却借机会表白心中意,遭到阿枝的婉转拒绝。RICKY怀疑文思红杏出墙,暗中跟踪她至酒店,亲眼目睹他与THOMAS亲昵的进入电梯,顿感晴天霹雳,时文思也见到了RICKY。两人因此大吵一顿,文思反责RICKY不信任他,失口否认红杏出墙。

Ep 24
46 mins

1986年,新加坡已呈另一繁华新貌,却正值经济不景气之年,张耀坤建筑在阿枝的英明领导之下,业务蒸蒸,五年间虽已拓展成实力雄厚的天青集团,可是阿枝亦也不敢放松,极力欲开拓公司新领域,准备上市集资,向海外发展。表面对公司忠心之文思与文福却极力阻挠,原来两人仍然暗地里在账目里做手脚,抽油水中饱私囊,深怕上市以后一切透明化,导至两人东窗事发。 阿枝一方面忙禄事业,却仍为安安自闭症忧心。由於对安安的关心,却对二子瑞祥疏忽,瑞祥虽年仅六岁,叛逆个性却十分强烈,常常以小欺大,连累瑞安受责。

Ep 24

1986年,新加坡已呈另一繁华新貌,却正值经济不景气之年,张耀坤建筑在阿枝的英明领导之下,业务蒸蒸,五年间虽已拓展成实力雄厚的天青集团,可是阿枝亦也不敢放松,极力欲开拓公司新领域,准备上市集资,向海外发展。表面对公司忠心之文思与文福却极力阻挠,原来两人仍然暗地里在账目里做手脚,抽油水中饱私囊,深怕上市以后一切透明化,导至两人东窗事发。 阿枝一方面忙禄事业,却仍为安安自闭症忧心。由於对安安的关心,却对二子瑞祥疏忽,瑞祥虽年仅六岁,叛逆个性却十分强烈,常常以小欺大,连累瑞安受责。

Additional Information

Ep 1
Genresdrama, romance
Parental guidance advised for young childr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