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Concierge

爱的掌门人

蒋如意是婚礼策划人,和母亲谢娇美共同管理一家婚纱店。如意被人称为大sotong,因为她天性糊涂,经常把重要的事忘记,跟婚礼策划人这职业实在不协调。比如说,她会忘记新娘的手花是什么,然后临时到教堂的花园里摘天堂鸟,以满足新人的要求。可是不到一会儿,她又忘了把新人的结婚戒指带来,幸好娇美机灵,及时把戒指送到教堂,才免去一阵尴尬。不过如意却很有创意,也事事追求完美,每一场婚礼都当作自己的婚礼一样办。所以才为婚纱店争取到不少生意。 如意的二妹如情,自小爱岀风头,参加了选美会,却想尽办法博出位,希望能因此飞上枝头成凤凰。小妹如心是典型的书虫,除了读书外,万事都不理。 如意的一个客户Denise,是个有钱寂寞的女人,热爱“结婚”,常不惜丢重金举行隆重婚礼,可是婚姻就是无法维持长久。这次她要跟洋老公Lawrence到法国拍结婚专辑,要如意同行。如意到了法国,才发现自己把Denise选好的婚纱忘了,情急之下,竟在巴黎街头迷路,却在搭德士时邂逅富家子钱杰宽。 娇美知道如意弄丢了Denise的婚纱,便漏夜缝制另一套,深夜里却看见隔壁邻居家刀光剑影,以为邻居进贼,立刻报警。警察来到后,才发现原来是新邻居风水师郭森淼在家作法,娇美马上开溜,从此两人结下梁子,闹得很不愉快。 森淼有个儿子叫Sunny,在银行上班,却偷偷瞒着保守的森淼做兼职模特儿。Sunny在选美赛的彩排上遇见如情,惊为天人,暗生情愫。 另一方面,娇美为Denise赶制的婚纱已经邮递到巴黎,可是糊涂的如意却给错了酒店名,婚纱被送到别一间酒店。如意这一吓非同小可,心情低落地回到自己酒店时,却发现婚纱好好地摆在床上,原来是杰宽替她送回来的。他还送如意一双雅致的平底鞋,好让她在巴黎街头奔波。如意喜从天降! 可以拍结婚专辑了,可是Denise却对摄影师不满,终于开除了摄影师。如意建议找当地的法国摄影师,Denise叫如意找Lance,说除了这个摄影师,其他人都不用!如意好不容易找到Lance时,却发现Lance生活糜烂,对他很不以为然。Lance在喝得烂醉的情形下把陪如意一起来找他的杰宽揍了一顿! 选美赛时,如情见另一参赛佳丽叶子怡的服装很性感,也力求出位,除了真空上阵外,还把自己的晚装扯得很低,使自己更显性感。选美赛进行中,佳丽穿晚装出场,Sunny被安排护送如情,因之前受伤,脚痛站不稳,踩到如情的衣服,如情的整件晚装竟然被扯下…!

Ep 1
46 mins

蒋如意是婚礼策划人,和母亲谢娇美共同管理一家婚纱店。如意被人称为大sotong,因为她天性糊涂,经常把重要的事忘记,跟婚礼策划人这职业实在不协调。比如说,她会忘记新娘的手花是什么,然后临时到教堂的花园里摘天堂鸟,以满足新人的要求。可是不到一会儿,她又忘了把新人的结婚戒指带来,幸好娇美机灵,及时把戒指送到教堂,才免去一阵尴尬。不过如意却很有创意,也事事追求完美,每一场婚礼都当作自己的婚礼一样办。所以才为婚纱店争取到不少生意。 如意的二妹如情,自小爱岀风头,参加了选美会,却想尽办法博出位,希望能因此飞上枝头成凤凰。小妹如心是典型的书虫,除了读书外,万事都不理。 如意的一个客户Denise,是个有钱寂寞的女人,热爱“结婚”,常不惜丢重金举行隆重婚礼,可是婚姻就是无法维持长久。这次她要跟洋老公Lawrence到法国拍结婚专辑,要如意同行。

Ep 1

蒋如意是婚礼策划人,和母亲谢娇美共同管理一家婚纱店。如意被人称为大sotong,因为她天性糊涂,经常把重要的事忘记,跟婚礼策划人这职业实在不协调。比如说,她会忘记新娘的手花是什么,然后临时到教堂的花园里摘天堂鸟,以满足新人的要求。可是不到一会儿,她又忘了把新人的结婚戒指带来,幸好娇美机灵,及时把戒指送到教堂,才免去一阵尴尬。不过如意却很有创意,也事事追求完美,每一场婚礼都当作自己的婚礼一样办。所以才为婚纱店争取到不少生意。 如意的二妹如情,自小爱岀风头,参加了选美会,却想尽办法博出位,希望能因此飞上枝头成凤凰。小妹如心是典型的书虫,除了读书外,万事都不理。 如意的一个客户Denise,是个有钱寂寞的女人,热爱“结婚”,常不惜丢重金举行隆重婚礼,可是婚姻就是无法维持长久。这次她要跟洋老公Lawrence到法国拍结婚专辑,要如意同行。

Ep 2
46 mins

如情晚装意外被Sunny扯下,众人哗然!娇美拜托记者们不要刊登照片。Sunny要向如情道歉,被如心发现是弄坏自己眼镜的人,娇美大怒揪住Sunny质问,引来记者们拍照,吓得Sunny来不及道歉,赶紧逃之夭夭。娇美郑重警告如心要小心Sunny这个小色狼! 在日本的如意,因为要阻止Lance殴打杰宽,浇了Lance一头的鱼缸水,终于帮Lance醒酒。但Lance却不愿意帮当如意的摄影师,直至接听了Denise电话后,又突然改变态度,令如意对Lance此人反感之极。 如意因杰宽帮自己而受伤,过意不去,但杰宽毫不介意。两人见到有人画画,如意心血来潮,要求画家为两人合画一张画留念。寒风中,杰宽的体贴入微,令如意感动。如意把画撕成两份,两人各拿了画着对方的那一半,如意建议大家回国后,找画家把自己补画上去,再相约出来,看谁的画得好,杰宽觉得如意有趣,接受了提议,两人交换电话号码…… 娇美无意间发现了Sunny在隔壁出现,冲到隔壁喊抓贼!

Ep 2

如情晚装意外被Sunny扯下,众人哗然!娇美拜托记者们不要刊登照片。Sunny要向如情道歉,被如心发现是弄坏自己眼镜的人,娇美大怒揪住Sunny质问,引来记者们拍照,吓得Sunny来不及道歉,赶紧逃之夭夭。娇美郑重警告如心要小心Sunny这个小色狼! 在日本的如意,因为要阻止Lance殴打杰宽,浇了Lance一头的鱼缸水,终于帮Lance醒酒。但Lance却不愿意帮当如意的摄影师,直至接听了Denise电话后,又突然改变态度,令如意对Lance此人反感之极。 如意因杰宽帮自己而受伤,过意不去,但杰宽毫不介意。两人见到有人画画,如意心血来潮,要求画家为两人合画一张画留念。寒风中,杰宽的体贴入微,令如意感动。如意把画撕成两份,两人各拿了画着对方的那一半,如意建议大家回国后,找画家把自己补画上去,再相约出来,看谁的画得好,杰宽觉得如意有趣,接受了提议,两人交换电话号码…… 娇美无意间发现了Sunny在隔壁出现,冲到隔壁喊抓贼!

Ep 3
46 mins

娇美七手八脚的在钻洞弄衣架子,干扰到隔壁作法的森淼,两人又开骂。娇美唠叨女儿们快找男朋友,好让她有个能随传随到的handyman. 如心紧张找牛仔裤,终于让如意记起自己把写了电话号码的纸条收在衣服里,但被洗过的纸条已经面目全非. 杰宽回到了新加坡,表示要到父亲的酒店帮忙,但要从低做起。母亲问起杰宽有没有女朋友?提醒杰宽忘了过去不愉快的事……杰宽收拾行李,见到如意的画像,浮现温馨的笑意。本想拨电给如意,但一阵迟疑,终放弃。“爱的掌门人”又有新顾客,美美和小阮。小阮凡事都以美美为先,但美美却对小阮管制严厉,娇美看了,在背后给小阮取名“脚软”,如意和娇美都觉得小阮患了严重妻管严。时,有人送了玫瑰花来,娇美以为是给如意的,后来发现是自己的,惊喜!娇美悉心照顾花朵,被如情和如意取笑,如心却不明白为什么女人收到花会兴奋,一番谬论,令众人哭笑不得。娇美到联络所教排舞,好友玉香八卦揣测到底谁送花给娇美。

Ep 3

娇美七手八脚的在钻洞弄衣架子,干扰到隔壁作法的森淼,两人又开骂。娇美唠叨女儿们快找男朋友,好让她有个能随传随到的handyman. 如心紧张找牛仔裤,终于让如意记起自己把写了电话号码的纸条收在衣服里,但被洗过的纸条已经面目全非. 杰宽回到了新加坡,表示要到父亲的酒店帮忙,但要从低做起。母亲问起杰宽有没有女朋友?提醒杰宽忘了过去不愉快的事……杰宽收拾行李,见到如意的画像,浮现温馨的笑意。本想拨电给如意,但一阵迟疑,终放弃。“爱的掌门人”又有新顾客,美美和小阮。小阮凡事都以美美为先,但美美却对小阮管制严厉,娇美看了,在背后给小阮取名“脚软”,如意和娇美都觉得小阮患了严重妻管严。时,有人送了玫瑰花来,娇美以为是给如意的,后来发现是自己的,惊喜!娇美悉心照顾花朵,被如情和如意取笑,如心却不明白为什么女人收到花会兴奋,一番谬论,令众人哭笑不得。娇美到联络所教排舞,好友玉香八卦揣测到底谁送花给娇美。

Ep 4
46 mins

如意找不到杰宽,沮丧。如情提醒如意以往的恋爱教训,要如意不要追求完美情人,而自己只会把精神放在事业上!这时,娇美匆忙致电找如意,原来如意忘了当天要帮一对新人拍婚纱照,结果没有摄影师,还好娇美急智应对。如意在纯纯的推荐下,赶去找纯纯男友Lance,但却发现这个Lance就是自己在日本遇上的那个Lance,Lance故意敲诈如意,如意只好认命.娇美二度收到了鲜花,忍不住想知道是谁在暗恋自己,如情忽怀疑是父亲所送,如意和如心不同意,因为当年娇美割伤父亲入院,父亲曾说恨死娇美.阿杜陪母亲玉香还有娇美一起吃早餐。阿杜说娇美面色红润,就要走桃花运,娇美半信半疑,玉香鼓励娇美找出送花人是谁;在玉香怂恿下,两个女人到花店打听送花人下落,得知对方如郑少秋般风流倜傥,娇美不禁飘飘然,有憧憬.如意和娇美陪美美和小阮到风水师处,择吉日举行婚礼,如意对风水师办事敷衍的态度不满,娇美则趁如意走开时,向风水师询问自己是否桃花运?

Ep 4

如意找不到杰宽,沮丧。如情提醒如意以往的恋爱教训,要如意不要追求完美情人,而自己只会把精神放在事业上!这时,娇美匆忙致电找如意,原来如意忘了当天要帮一对新人拍婚纱照,结果没有摄影师,还好娇美急智应对。如意在纯纯的推荐下,赶去找纯纯男友Lance,但却发现这个Lance就是自己在日本遇上的那个Lance,Lance故意敲诈如意,如意只好认命.娇美二度收到了鲜花,忍不住想知道是谁在暗恋自己,如情忽怀疑是父亲所送,如意和如心不同意,因为当年娇美割伤父亲入院,父亲曾说恨死娇美.阿杜陪母亲玉香还有娇美一起吃早餐。阿杜说娇美面色红润,就要走桃花运,娇美半信半疑,玉香鼓励娇美找出送花人是谁;在玉香怂恿下,两个女人到花店打听送花人下落,得知对方如郑少秋般风流倜傥,娇美不禁飘飘然,有憧憬.如意和娇美陪美美和小阮到风水师处,择吉日举行婚礼,如意对风水师办事敷衍的态度不满,娇美则趁如意走开时,向风水师询问自己是否桃花运?

Ep 5
46 mins

娇美打了四哥,冲出花店要离开,四哥挡在娇美车前,不让娇美离开,娇美狠踩油往四哥冲去,四哥才急忙闪开一边,娇美搅下车窗,伸出手,对四哥比“拳头”。四哥惊魂卜定,潇洒一笑,轻叹:“谢娇美。”三姐妹发现母亲猛煮丰盛菜肴发泄,不安。娇美告诉女儿们不许和四哥联络,四哥竟致电娇美家,娇美愤然挂电话!见如情电话也响起,娇美抢了就对着电话骂,结果发现骂错人. Lance把拍好的照片给如意看,如意心里欣赏,但不愿称赞。 美美看到照片,要Lance当她的摄影师,如意为难……时,四哥出现,如意吃惊,小阮喊了四哥一声“老板”!原来小阮是四哥红酒生意的职员。如意要四哥别再纠缠娇美, Lance误以为如意和四哥在摊牌,乘机讽刺如意别做第三者,他自己虽然风流,可是绝对不会做第三者破坏别人的家庭。如意气煞,追着走开的Lance要他道歉,

Ep 5

娇美打了四哥,冲出花店要离开,四哥挡在娇美车前,不让娇美离开,娇美狠踩油往四哥冲去,四哥才急忙闪开一边,娇美搅下车窗,伸出手,对四哥比“拳头”。四哥惊魂卜定,潇洒一笑,轻叹:“谢娇美。”三姐妹发现母亲猛煮丰盛菜肴发泄,不安。娇美告诉女儿们不许和四哥联络,四哥竟致电娇美家,娇美愤然挂电话!见如情电话也响起,娇美抢了就对着电话骂,结果发现骂错人. Lance把拍好的照片给如意看,如意心里欣赏,但不愿称赞。 美美看到照片,要Lance当她的摄影师,如意为难……时,四哥出现,如意吃惊,小阮喊了四哥一声“老板”!原来小阮是四哥红酒生意的职员。如意要四哥别再纠缠娇美, Lance误以为如意和四哥在摊牌,乘机讽刺如意别做第三者,他自己虽然风流,可是绝对不会做第三者破坏别人的家庭。如意气煞,追着走开的Lance要他道歉,

Ep 6
46 mins

服装秀的第二天,Denise质问Robert为什么让如情走秀,Robert为如情说好话。Denise不追究但要如情为弄脏赞助商衣服赔一万二。如情非常生气,也为如何筹这笔钱而苦恼。Celina故意骗如情说是Sunny弄脏衣服陷害她的,如情对Sunny气得咬牙切齿。Sunny撒谎去兼职被上司揭穿,结果被炒鱿鱼。Sunny回家又被森淼逼问为什么没有去拜祭母亲的事。Sunny只好撒谎说是帮忙送如心的朋友进医院。森淼于是带Sunny到娇美家追问如心,如心帮Sunny圆谎。在一旁如情看到Sunny,忍不住上前打了Sunny一巴掌,森淼见儿子被打,急忙保护儿子。娇美也袒护自己的女儿,骂Sunny是小色鬼,一定是Sunny欺负如情,活该被打。森淼和娇美互骂还差点起冲突。如心和Sunny急忙劝阻,把他们分开。森淼气冲冲的回家,大骂女人都是祸水,并警告Sunny别跟隔壁的女人来往。Sunny不满森淼,顶撞森淼说有克妻命的是森淼,不是他,为什么不让接近女孩子!

Ep 6

服装秀的第二天,Denise质问Robert为什么让如情走秀,Robert为如情说好话。Denise不追究但要如情为弄脏赞助商衣服赔一万二。如情非常生气,也为如何筹这笔钱而苦恼。Celina故意骗如情说是Sunny弄脏衣服陷害她的,如情对Sunny气得咬牙切齿。Sunny撒谎去兼职被上司揭穿,结果被炒鱿鱼。Sunny回家又被森淼逼问为什么没有去拜祭母亲的事。Sunny只好撒谎说是帮忙送如心的朋友进医院。森淼于是带Sunny到娇美家追问如心,如心帮Sunny圆谎。在一旁如情看到Sunny,忍不住上前打了Sunny一巴掌,森淼见儿子被打,急忙保护儿子。娇美也袒护自己的女儿,骂Sunny是小色鬼,一定是Sunny欺负如情,活该被打。森淼和娇美互骂还差点起冲突。如心和Sunny急忙劝阻,把他们分开。森淼气冲冲的回家,大骂女人都是祸水,并警告Sunny别跟隔壁的女人来往。Sunny不满森淼,顶撞森淼说有克妻命的是森淼,不是他,为什么不让接近女孩子!

Ep 7
46 mins

杰宽终于与如意联络上,两人约好时间见面,心里喜滋滋。杰宽父支持杰宽开除林经理的决定,欣赏儿子有大刀阔斧的魄力,并希望杰宽早日接任副总裁,更希望香火后继有人,劝杰宽放开过去,重新谈一场恋爱,杰宽却有些顾虑。娇美指示如心挂上她新买的“山海阵”萧和剑,目的是对准森淼的练功处。认为自从森淼搬进来后,她家就很倒霉!如心说母迷信,说时,剑失手掉下,一场虚惊。 如意心情特别愉快,和玫瑰开会时,心不在焉,玫瑰打趣问为何开心?如意笑而不解释,这时,接到纯纯打来的求助电话,要多拿几种头纱去外景供美美拍照。如意好不容意赶到偏僻的拍照地点时,Lance却说什么都不要。如意一肚子气。拍完照后,小阮车子却因没有车油在偏僻小路抛锚,搞到众人十分狼狈。如意被蚊子叮满脸红肿,还被Lance偷拍下照片,对Lance又气又拿他没办法. 娇美陪着如情来还Denise一万二的赔偿,娇美很会说话,赞得Denise很开心,减价收一万。

Ep 7

杰宽终于与如意联络上,两人约好时间见面,心里喜滋滋。杰宽父支持杰宽开除林经理的决定,欣赏儿子有大刀阔斧的魄力,并希望杰宽早日接任副总裁,更希望香火后继有人,劝杰宽放开过去,重新谈一场恋爱,杰宽却有些顾虑。娇美指示如心挂上她新买的“山海阵”萧和剑,目的是对准森淼的练功处。认为自从森淼搬进来后,她家就很倒霉!如心说母迷信,说时,剑失手掉下,一场虚惊。 如意心情特别愉快,和玫瑰开会时,心不在焉,玫瑰打趣问为何开心?如意笑而不解释,这时,接到纯纯打来的求助电话,要多拿几种头纱去外景供美美拍照。如意好不容意赶到偏僻的拍照地点时,Lance却说什么都不要。如意一肚子气。拍完照后,小阮车子却因没有车油在偏僻小路抛锚,搞到众人十分狼狈。如意被蚊子叮满脸红肿,还被Lance偷拍下照片,对Lance又气又拿他没办法. 娇美陪着如情来还Denise一万二的赔偿,娇美很会说话,赞得Denise很开心,减价收一万。

Ep 8
46 mins

纯纯住院,脚踝受伤但Lance却没来探望,如意劝纯纯别为Lance浪费青春,纯纯却放不下这段感情。如意离开的时候,发现Lance在医院出现,Lance向如意探听纯纯情况,遭到如意嘲讽,Lance仍是一副玩世不恭态度,没进去见纯纯就离开,如意对Lance更没好印象。 Lance在夜深的时候,趁纯纯睡着,偷偷来看她,在Lance心里纯纯是个善良的女孩,他不想伤害纯纯,所以选择以冷漠来回应纯纯对自己的痴恋。纯纯经过再三的内心挣扎,终于决定放下这段单方面的恋情,如意与玫瑰为纯纯的决定感到欣慰,如意建议陪纯纯出国散心,纯纯告知她决定出国念书。临别在即,纯纯最后一次来找Lance,Lance完全没挽留的意思,还祝福纯纯,纯纯内心感失落,无奈接受这个事实,她拒绝Lance到机场送行,只是要求Lance给她一个最后的“吻别”。

Ep 8

纯纯住院,脚踝受伤但Lance却没来探望,如意劝纯纯别为Lance浪费青春,纯纯却放不下这段感情。如意离开的时候,发现Lance在医院出现,Lance向如意探听纯纯情况,遭到如意嘲讽,Lance仍是一副玩世不恭态度,没进去见纯纯就离开,如意对Lance更没好印象。 Lance在夜深的时候,趁纯纯睡着,偷偷来看她,在Lance心里纯纯是个善良的女孩,他不想伤害纯纯,所以选择以冷漠来回应纯纯对自己的痴恋。纯纯经过再三的内心挣扎,终于决定放下这段单方面的恋情,如意与玫瑰为纯纯的决定感到欣慰,如意建议陪纯纯出国散心,纯纯告知她决定出国念书。临别在即,纯纯最后一次来找Lance,Lance完全没挽留的意思,还祝福纯纯,纯纯内心感失落,无奈接受这个事实,她拒绝Lance到机场送行,只是要求Lance给她一个最后的“吻别”。

Ep 9
46 mins

森淼责备Sunny被娇美弄伤了还替她隐瞒,说Sunny万一破相,整个命也会转变。Sunny用森淼说过的话反驳,令森淼语塞。之后Sunny回房望着如情的照片发呆,森淼进来嘱咐明天初一记得拜祭和吃斋,Sunny趁机问森淼他房里的桃花位在哪里,森淼故意只给暗示。 如情打了个喷嚏,正在准备明天考试的如心大为紧张,赶紧戴上口罩,叫如情不要传染给她。如情没好气,忽然发现床底下一张照片,拿来看,原来是Sunny的,如情说其实Sunny并不会乳臭未干,还把照片收进抽屉里。 脚软打算取消婚礼,如意焦急的上门找Lance帮忙,希望能够帮脚软打消取消婚礼的决定,同时为了使美美知道自己对脚软过分苛求,于是如意还设计骗美美,终于使到美美看到自己过去的不是,决心重新做人,不再严厉对待脚软。在如意、娇美和Lance的合作下,脚软跟美美终于举行了一场完美的婚礼。这一来,也使如意和Lance对对方另眼相看。 喜筵结束后,如意也终于如愿地与杰宽单独约会。

Ep 9

森淼责备Sunny被娇美弄伤了还替她隐瞒,说Sunny万一破相,整个命也会转变。Sunny用森淼说过的话反驳,令森淼语塞。之后Sunny回房望着如情的照片发呆,森淼进来嘱咐明天初一记得拜祭和吃斋,Sunny趁机问森淼他房里的桃花位在哪里,森淼故意只给暗示。 如情打了个喷嚏,正在准备明天考试的如心大为紧张,赶紧戴上口罩,叫如情不要传染给她。如情没好气,忽然发现床底下一张照片,拿来看,原来是Sunny的,如情说其实Sunny并不会乳臭未干,还把照片收进抽屉里。 脚软打算取消婚礼,如意焦急的上门找Lance帮忙,希望能够帮脚软打消取消婚礼的决定,同时为了使美美知道自己对脚软过分苛求,于是如意还设计骗美美,终于使到美美看到自己过去的不是,决心重新做人,不再严厉对待脚软。在如意、娇美和Lance的合作下,脚软跟美美终于举行了一场完美的婚礼。这一来,也使如意和Lance对对方另眼相看。 喜筵结束后,如意也终于如愿地与杰宽单独约会。

Ep 10
46 mins

杰宽在处理食物中毒危机的当儿,终于在如意面前曝露了身份,如意意外之余也责怪杰宽隐瞒自己是太子爷的身份,忿而离去,杰宽无奈。 娇美发现如意闷闷不乐,心里有数,不禁暗暗担心自己女儿的感情生活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杰宽终于在父亲指示下当上了酒店CEO,兆明表面不动声色,实在心理不平衡。对于玫瑰频频催促自己筹备婚宴,极度不以为然,导致玫瑰不满,后因为欲耍心计,方答应妥协进行婚宴。 杰款找如意解释,如意本来兴致缺缺,但是经过娇美推动下,终于接受了杰款解释,二人终于冰释前嫌。 森淼意外发现Sunny竟然瞒着自己当模特儿,于是前往Sunny工作现场,Sunny意外见到怒气冲冲的父亲。森淼坚持要Sunny放弃模特儿工作,Sunny不肯,二人一言不合,Sunny离家出走,投靠阿杜。 如情到电视台当特约,惨被奚落,却意外邂逅著名马导演,二人一拍即合,如情不知道的是,马导演对自己有不良企图,在酒店内将自己下药迷倒 ...

Ep 10

杰宽在处理食物中毒危机的当儿,终于在如意面前曝露了身份,如意意外之余也责怪杰宽隐瞒自己是太子爷的身份,忿而离去,杰宽无奈。 娇美发现如意闷闷不乐,心里有数,不禁暗暗担心自己女儿的感情生活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杰宽终于在父亲指示下当上了酒店CEO,兆明表面不动声色,实在心理不平衡。对于玫瑰频频催促自己筹备婚宴,极度不以为然,导致玫瑰不满,后因为欲耍心计,方答应妥协进行婚宴。 杰款找如意解释,如意本来兴致缺缺,但是经过娇美推动下,终于接受了杰款解释,二人终于冰释前嫌。 森淼意外发现Sunny竟然瞒着自己当模特儿,于是前往Sunny工作现场,Sunny意外见到怒气冲冲的父亲。森淼坚持要Sunny放弃模特儿工作,Sunny不肯,二人一言不合,Sunny离家出走,投靠阿杜。 如情到电视台当特约,惨被奚落,却意外邂逅著名马导演,二人一拍即合,如情不知道的是,马导演对自己有不良企图,在酒店内将自己下药迷倒 ...

Ep 11
46 mins

如心紧张的通知娇美,如情在电话中呼叫救命一事,娇美闻言,更是担心不已,一家人忙赶去酒店寻找如情。如情被马瑞峰奸污后,心有不甘,收起现场“罪证”,要胁马瑞峰让她担任电影女主角,马瑞峰为免丑事被揭穿,只好答应。如情一出来,就遇见在门口苦苦守候的Sunny。sunny再三追问下,如情终于全盘托出。Sunny义愤填膺,拉着如情去报警,如情却不愿意,担心因此失去电影演出的机会。Sunny不齿如情的行为,当场数骂她,如情频临崩溃,痛哭失声。就在如情要动身前往香港闯荡时,Sunny终于鼓起勇气,向她示爱,在sunny深情的攻势下,如情终于软化。。。 兆明知晓杰宽已对如意萌生情愫,提醒如意别跌入情网,并隐讳的托出杰宽不适合她。如意听在耳里,却不因此影响她对杰宽的感情。翌日,如意前往植物园赴约,杰宽费心思的为她精心准备了野餐,正当两人谈得兴起时,如意想起已找人完成的肖像,信心满满以为可以赢定杰宽,怎知,翻遍了整个包包都找不到画筒。

Ep 11

如心紧张的通知娇美,如情在电话中呼叫救命一事,娇美闻言,更是担心不已,一家人忙赶去酒店寻找如情。如情被马瑞峰奸污后,心有不甘,收起现场“罪证”,要胁马瑞峰让她担任电影女主角,马瑞峰为免丑事被揭穿,只好答应。如情一出来,就遇见在门口苦苦守候的Sunny。sunny再三追问下,如情终于全盘托出。Sunny义愤填膺,拉着如情去报警,如情却不愿意,担心因此失去电影演出的机会。Sunny不齿如情的行为,当场数骂她,如情频临崩溃,痛哭失声。就在如情要动身前往香港闯荡时,Sunny终于鼓起勇气,向她示爱,在sunny深情的攻势下,如情终于软化。。。 兆明知晓杰宽已对如意萌生情愫,提醒如意别跌入情网,并隐讳的托出杰宽不适合她。如意听在耳里,却不因此影响她对杰宽的感情。翌日,如意前往植物园赴约,杰宽费心思的为她精心准备了野餐,正当两人谈得兴起时,如意想起已找人完成的肖像,信心满满以为可以赢定杰宽,怎知,翻遍了整个包包都找不到画筒。

Ep 12
46 mins

森淼为Sunny跳脱衣舞事,气得昏倒在娇美怀里,大家都乱了阵脚。Lance二话不说便把森淼背了起来,赶送去医院。医生检查出森淼是骨痛溢血热症,众人惊愕。Sunny为说了重话而懊悔,Lance说只要道歉,父母一定会原谅子女的,并幽幽说出一段他与父亲一段又悲痛又懊悔的往事。如意在后面听到一切,对Lance的看法有所改观。娇美语重心长地开导Sunny,虽然森淼可能对他过于严厉和食古不化,但出发点都是为Sunny好,尤其是父兼母职养大儿子,很不容易,娇美一番感人的话,令Sunny浮现歉疚神色。娇美怕传染到骨痛溢血热,忙着上上下下喷杀虫剂,还打电话叫环境部的人来查,环境部的人发现是娇美的容器滋生伊蚊,娇美很尴尬,自己才是罪魁祸首,希望森淼永远都不会知道。杰宽父透露他们已经成功收购澳门的娱乐城,需要派一个高层到那里跟进计划,问兆明他行吗?

Ep 12

森淼为Sunny跳脱衣舞事,气得昏倒在娇美怀里,大家都乱了阵脚。Lance二话不说便把森淼背了起来,赶送去医院。医生检查出森淼是骨痛溢血热症,众人惊愕。Sunny为说了重话而懊悔,Lance说只要道歉,父母一定会原谅子女的,并幽幽说出一段他与父亲一段又悲痛又懊悔的往事。如意在后面听到一切,对Lance的看法有所改观。娇美语重心长地开导Sunny,虽然森淼可能对他过于严厉和食古不化,但出发点都是为Sunny好,尤其是父兼母职养大儿子,很不容易,娇美一番感人的话,令Sunny浮现歉疚神色。娇美怕传染到骨痛溢血热,忙着上上下下喷杀虫剂,还打电话叫环境部的人来查,环境部的人发现是娇美的容器滋生伊蚊,娇美很尴尬,自己才是罪魁祸首,希望森淼永远都不会知道。杰宽父透露他们已经成功收购澳门的娱乐城,需要派一个高层到那里跟进计划,问兆明他行吗?

Ep 13
46 mins

Denise与Lance温存后,忽然心血来潮,说要跟Lance结婚。Lance嗤之以鼻,挑衅说Denise如何能跟别的女人共用丈夫?Denise受辱,表面笑笑,暗地里却恨得咬牙切齿。 Sunny用摩多接森淼回家,森淼虽然对Sunny冷嘲热讽,坐在儿子的摩哆车上却有种说不出的自豪。森淼间接答应了Sunny继续做模特儿,但和Sunny约法三章,不许跳脱衣舞、不许沾酒嗑药,不许乱搞男女关系,Sunny毫不犹豫答应。森淼发现娇美用三角煞对他做法,不怒反声言要教娇美风水,并愿意免费帮她看一次风水,娇美拒绝! 娇美知道森淼是风水大师后,大叹走宝,于是与玉香设计,让森淼上当,玉香打蛇随棍上,叫森淼替娇美看风水。谁知一看之下,问题多多,森淼还推算岀娇美在54岁会有大劫!娇美表面嘴硬不信,心中却惊恐不已。 兆明用计使杰宽父相信杰宽聘请如心是因为私心,并且叫如心在计划促销时把槟城美食节作为重点,旨在陷害如心以打击杰宽。

Ep 13

Denise与Lance温存后,忽然心血来潮,说要跟Lance结婚。Lance嗤之以鼻,挑衅说Denise如何能跟别的女人共用丈夫?Denise受辱,表面笑笑,暗地里却恨得咬牙切齿。 Sunny用摩多接森淼回家,森淼虽然对Sunny冷嘲热讽,坐在儿子的摩哆车上却有种说不出的自豪。森淼间接答应了Sunny继续做模特儿,但和Sunny约法三章,不许跳脱衣舞、不许沾酒嗑药,不许乱搞男女关系,Sunny毫不犹豫答应。森淼发现娇美用三角煞对他做法,不怒反声言要教娇美风水,并愿意免费帮她看一次风水,娇美拒绝! 娇美知道森淼是风水大师后,大叹走宝,于是与玉香设计,让森淼上当,玉香打蛇随棍上,叫森淼替娇美看风水。谁知一看之下,问题多多,森淼还推算岀娇美在54岁会有大劫!娇美表面嘴硬不信,心中却惊恐不已。 兆明用计使杰宽父相信杰宽聘请如心是因为私心,并且叫如心在计划促销时把槟城美食节作为重点,旨在陷害如心以打击杰宽。

Ep 14
45 mins

如意准备给一对新人拍结婚照时,左等右等都不见Lance,便气冲冲地赶到Lance家里,却惊见Celina倒在血泊中,而Lance的手还染着血,如意惊叫,慌张报警。Lance矢口否认他刺伤Celina,并对如意报警感到气愤,暴怒地瞪着如意。 娇美不认为Lance有暴力倾向,有意保释他,又担心保释人责任重大,如意也有同感,劝娇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心听了表示对二人很失望,娇美与如意愕然又矛盾,最后如意还是亲自到警察局保释Lance,可是Lance却不领情,宁可继续被扣押,气坏了如意。 在菲律宾公干的杰宽在路上看见街头画家,想起了昔日在日本时与如意在街头被画的情景。回到酒店时,杰宽见酒店保安员与一组摄制队起争执,不许他们在酒店门口拍摄,杰宽上前,见如情是其中一个演员,便爽快地应允,令如情觉得很有面子。晚上,杰宽还宴请摄制队,导演巴结杰宽,杰宽随口说就加如情的戏份,导演一口答应。 阿杜要带女朋友来见玉香,玉香满怀喜悦,当见到是个马来人时顿时大失所望,娇美开解。

Ep 14

如意准备给一对新人拍结婚照时,左等右等都不见Lance,便气冲冲地赶到Lance家里,却惊见Celina倒在血泊中,而Lance的手还染着血,如意惊叫,慌张报警。Lance矢口否认他刺伤Celina,并对如意报警感到气愤,暴怒地瞪着如意。 娇美不认为Lance有暴力倾向,有意保释他,又担心保释人责任重大,如意也有同感,劝娇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心听了表示对二人很失望,娇美与如意愕然又矛盾,最后如意还是亲自到警察局保释Lance,可是Lance却不领情,宁可继续被扣押,气坏了如意。 在菲律宾公干的杰宽在路上看见街头画家,想起了昔日在日本时与如意在街头被画的情景。回到酒店时,杰宽见酒店保安员与一组摄制队起争执,不许他们在酒店门口拍摄,杰宽上前,见如情是其中一个演员,便爽快地应允,令如情觉得很有面子。晚上,杰宽还宴请摄制队,导演巴结杰宽,杰宽随口说就加如情的戏份,导演一口答应。 阿杜要带女朋友来见玉香,玉香满怀喜悦,当见到是个马来人时顿时大失所望,娇美开解。

Ep 15
46 mins

纯纯知道Lance的事,特地从外地赶回来,递上一袋的钱,求如意用这些钱保释Lance,如意不解,纯纯强调Lance不是一个暴力的人,绝对是冤枉的!如意无奈答应。纯纯要如意保守这个秘密。 在澳门公干的杰宽,寂寞之时,总会想起如意。回到酒店,见如情也刚拍完戏回来,便约她一起去吃路边摊,顺便打听如意的近况,如情说如意一向迷糊,鼓励杰宽主动点,杰宽只能苦笑。Lance被如意保释出来,回到模特儿公司找Denise,质问为何取消他的工作?Denise对Lance说好话,她无法保释她,是因为她工作很忙,劝Lance养精蓄锐打赢官司,将来合作的机会多得是。Lance谢Denise的好意,毅然离开。Lance喝酒浇愁,如意见Lance烂醉如泥,吃力扶他回去,却不巧接到杰宽从澳门打来的电话,Lance醉酒胡言,杰宽在电话中听到Lance不断呼叫Honey,如意来不及解释,杰宽就黯然挂电。如意再也忍不住,刮醒Lance,斥Lance就是喝酒才闯祸的,为什么还不能吸取教训?

Ep 15

纯纯知道Lance的事,特地从外地赶回来,递上一袋的钱,求如意用这些钱保释Lance,如意不解,纯纯强调Lance不是一个暴力的人,绝对是冤枉的!如意无奈答应。纯纯要如意保守这个秘密。 在澳门公干的杰宽,寂寞之时,总会想起如意。回到酒店,见如情也刚拍完戏回来,便约她一起去吃路边摊,顺便打听如意的近况,如情说如意一向迷糊,鼓励杰宽主动点,杰宽只能苦笑。Lance被如意保释出来,回到模特儿公司找Denise,质问为何取消他的工作?Denise对Lance说好话,她无法保释她,是因为她工作很忙,劝Lance养精蓄锐打赢官司,将来合作的机会多得是。Lance谢Denise的好意,毅然离开。Lance喝酒浇愁,如意见Lance烂醉如泥,吃力扶他回去,却不巧接到杰宽从澳门打来的电话,Lance醉酒胡言,杰宽在电话中听到Lance不断呼叫Honey,如意来不及解释,杰宽就黯然挂电。如意再也忍不住,刮醒Lance,斥Lance就是喝酒才闯祸的,为什么还不能吸取教训?

Ep 16
46 mins

杰宽突然拿着画像回来找如意,却见到如意与LANCE忘形的手牵手,心里涌起醋意。如意看见杰宽找人重画的肖像,甘拜下风,让杰宽赢了这场赌注,正当两人甜蜜时,如意接获Lance的电话后,匆忙赶出去。原来Celina已苏醒,并向警方指控Lance企图谋杀他! 阿杜正为婚礼的事伤透脑筋,为了两全其美,如意建议他们分别举行华巫仪式。阿杜知道母亲对他娶友族之事,已很不满,决定对母亲隐瞒割礼的事。 Sunny从如心的口中得悉如情的归期,非常高兴,买了鲜花去接机,结果,当场听到晴天霹雳的消息,如情已决定下嫁给一同拍电影的男演员。Sunny不甘心,不信如情对他一点感情没有,气愤责问如情!如情故意对Sunny说了违背良心的话,令Sunny很受伤。如心看着Sunny这么痛苦,陪他出去散心。Sunny拿出了买给如情的链坠,生气的抛进垃圾桶,如心忙将链坠拾起来,Sunny随口表示,你要的话就拿去!如心如获至宝的戴在身上。 就在兆明的结婚当天,刚好接获第一百万名酒店住客即将诞生,马上从中作梗搞破坏!

Ep 16

杰宽突然拿着画像回来找如意,却见到如意与LANCE忘形的手牵手,心里涌起醋意。如意看见杰宽找人重画的肖像,甘拜下风,让杰宽赢了这场赌注,正当两人甜蜜时,如意接获Lance的电话后,匆忙赶出去。原来Celina已苏醒,并向警方指控Lance企图谋杀他! 阿杜正为婚礼的事伤透脑筋,为了两全其美,如意建议他们分别举行华巫仪式。阿杜知道母亲对他娶友族之事,已很不满,决定对母亲隐瞒割礼的事。 Sunny从如心的口中得悉如情的归期,非常高兴,买了鲜花去接机,结果,当场听到晴天霹雳的消息,如情已决定下嫁给一同拍电影的男演员。Sunny不甘心,不信如情对他一点感情没有,气愤责问如情!如情故意对Sunny说了违背良心的话,令Sunny很受伤。如心看着Sunny这么痛苦,陪他出去散心。Sunny拿出了买给如情的链坠,生气的抛进垃圾桶,如心忙将链坠拾起来,Sunny随口表示,你要的话就拿去!如心如获至宝的戴在身上。 就在兆明的结婚当天,刚好接获第一百万名酒店住客即将诞生,马上从中作梗搞破坏!

Ep 17
46 mins

如心伤心,娇美问如意,杰宽这么不讲道理吗?杰宽请父亲收回成命不果。如意质问杰宽为何开除如心?责杰宽做什么都像缩头乌龟,兆明调解,玫瑰痛心问当年那个光明磊落的秦兆明去了哪里?纯纯安慰,玫瑰哭倒在她怀中。 Lance奇怪新人一整晚板着脸,如意感叹一直憧憬为玫瑰办个完美婚礼,但理想终究是理想,又觉有时以为很了解一个人,到头来原来不是很了解,Lance提认为先别期盼,就不会失望了,还将如意拉到水中,二人开心戏水。杰宽等如意回家,却见Lance送如意回来,杰宽黯然离去。娇美睡不着,遇森淼练功,二人叹气为人父母难,第一次有共识。如意也失眠,娇美劝如意别太追求完美,要多了解对方才注入感情。如意收到报纸,忽然想到了什么。 Lance也睡不着,看到如意照片。如意至,提派报的人可能会看到当时有没有人来找过他。不料派报员辞职了,二人拿了地址去寻找,始终找不到。警察提受害人控告Lance蓄意谋杀,要带他回去问话,Lance与如意震惊。

Ep 17

如心伤心,娇美问如意,杰宽这么不讲道理吗?杰宽请父亲收回成命不果。如意质问杰宽为何开除如心?责杰宽做什么都像缩头乌龟,兆明调解,玫瑰痛心问当年那个光明磊落的秦兆明去了哪里?纯纯安慰,玫瑰哭倒在她怀中。 Lance奇怪新人一整晚板着脸,如意感叹一直憧憬为玫瑰办个完美婚礼,但理想终究是理想,又觉有时以为很了解一个人,到头来原来不是很了解,Lance提认为先别期盼,就不会失望了,还将如意拉到水中,二人开心戏水。杰宽等如意回家,却见Lance送如意回来,杰宽黯然离去。娇美睡不着,遇森淼练功,二人叹气为人父母难,第一次有共识。如意也失眠,娇美劝如意别太追求完美,要多了解对方才注入感情。如意收到报纸,忽然想到了什么。 Lance也睡不着,看到如意照片。如意至,提派报的人可能会看到当时有没有人来找过他。不料派报员辞职了,二人拿了地址去寻找,始终找不到。警察提受害人控告Lance蓄意谋杀,要带他回去问话,Lance与如意震惊。

Ep 18
46 mins

杨冰冰因为如情和方伟伦的绯闻名声大噪,而再次邀请如情拍片,如情知悉后,本得意吊高来卖,不料却见子怡前来理论,迅速答应,要气子怡。子怡随后找如情算帐,却被记者发现,只好哑巴吃黄莲。如意和娇美为了如情的世纪婚礼而应接不暇,如意要求如情快点决定婚礼赞助商以及婚期事宜,不料如情却毫不在意,让娇美和如意百思不得其解。Lance见到阿杜对Farida死心塌地,什么事都愿意做,不解问之,在阿杜回答中了解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爱上了如意,不禁有点不知所措。如意往找杰款谈论赞助事宜,二人以公事公办的态度对谈,但是私底下却暗潮汹涌,如意忍不住问杰宽为何对自己若即若离,杰宽不知如何解释,让如意大失所望。如意借酒消愁,被Lance带了回家,Lance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对醉倒的如意下手,毅然发现自己对如意动情,无法自拔。Sunny推荐如心当模特儿,娇美等人反对,如心不忿不愿被众人当成小孩子,坚持到底,娇美无可奈何。

Ep 18

杨冰冰因为如情和方伟伦的绯闻名声大噪,而再次邀请如情拍片,如情知悉后,本得意吊高来卖,不料却见子怡前来理论,迅速答应,要气子怡。子怡随后找如情算帐,却被记者发现,只好哑巴吃黄莲。如意和娇美为了如情的世纪婚礼而应接不暇,如意要求如情快点决定婚礼赞助商以及婚期事宜,不料如情却毫不在意,让娇美和如意百思不得其解。Lance见到阿杜对Farida死心塌地,什么事都愿意做,不解问之,在阿杜回答中了解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爱上了如意,不禁有点不知所措。如意往找杰款谈论赞助事宜,二人以公事公办的态度对谈,但是私底下却暗潮汹涌,如意忍不住问杰宽为何对自己若即若离,杰宽不知如何解释,让如意大失所望。如意借酒消愁,被Lance带了回家,Lance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对醉倒的如意下手,毅然发现自己对如意动情,无法自拔。Sunny推荐如心当模特儿,娇美等人反对,如心不忿不愿被众人当成小孩子,坚持到底,娇美无可奈何。

Ep 19
46 mins

律师跟娇美、如意总结,所要作的赔偿约20万元!两人差点晕倒。如意内疚是自己大意,娇美则气愤如情连自己的母亲和大姐都陷害!不如不生这女儿!如情拍戏,屡次演不好,被导演骂,耍脾气拒拍,撇下导演离开!晚上如情接到监制的电话,好言劝如情继续拍,如情才舒坦!杰宽想帮如意偿还赔偿合约的款项,如意不肯,杰宽说朋友有难一定要帮忙。如意唏嘘杰宽只把她当朋友。如意打听如情消息,杰宽终究没说出如情的行踪。后杰宽请如情帮忙把20万转入如情户口,要替如意还债,如情乐得顺水推舟。遂回家摆下一张支票,谓不必心痛,20万元让你们还债。娇美怀疑大笔钱的来历,与如情大吵,如情终离家出走。娇美伤心。娇美和如心来接道理出院,道理感动,真情流露地说娇美患难见真情,说他今生不会再辜负娇美。如意从如情口中得知,原来如情一直住在高雅酒店,并得到杰宽特别优待的价钱,如意气愤杰宽没有把如情消息告知,更气自己和杰宽的感情竟不如替如情保密重要,遂到杰宽办公室责问杰宽。

Ep 19

律师跟娇美、如意总结,所要作的赔偿约20万元!两人差点晕倒。如意内疚是自己大意,娇美则气愤如情连自己的母亲和大姐都陷害!不如不生这女儿!如情拍戏,屡次演不好,被导演骂,耍脾气拒拍,撇下导演离开!晚上如情接到监制的电话,好言劝如情继续拍,如情才舒坦!杰宽想帮如意偿还赔偿合约的款项,如意不肯,杰宽说朋友有难一定要帮忙。如意唏嘘杰宽只把她当朋友。如意打听如情消息,杰宽终究没说出如情的行踪。后杰宽请如情帮忙把20万转入如情户口,要替如意还债,如情乐得顺水推舟。遂回家摆下一张支票,谓不必心痛,20万元让你们还债。娇美怀疑大笔钱的来历,与如情大吵,如情终离家出走。娇美伤心。娇美和如心来接道理出院,道理感动,真情流露地说娇美患难见真情,说他今生不会再辜负娇美。如意从如情口中得知,原来如情一直住在高雅酒店,并得到杰宽特别优待的价钱,如意气愤杰宽没有把如情消息告知,更气自己和杰宽的感情竟不如替如情保密重要,遂到杰宽办公室责问杰宽。

Ep 20
46 mins

娇美得知自己可能得乳癌后,想去做自己以前想做而没做的事情,却发现已经提不起劲;就连教排舞的时候也错误百出,在玉香追问下,终说出自己可能患癌,要玉香保密,感叹人生苦短,劝玉香别再对Farida有偏见,令玉香当头棒喝. 如情主演的电影票房惨淡,被称是票房毒药,而这时候,只有娇美默默的支持着她,如情感动终向娇美道歉……如情对杰宽诉说心声,暗示对杰宽有意,想安定下来,杰宽却暗示只当她是如意的妹妹. Sunny因为如心被非礼一事,和Denise闹翻,决定自己创业。如心表示支持。Celina因有Denise把柄,获得出国发展机会。纯纯找机会接近Celina,别有所图. Farida深知玉香不喜欢自己,细心缝制了百衲被要送给玉香。但是却在婚礼前夕,因如意的疏忽,把百衲被烧破了。幸好有Lance特别为Farida准备的录影片段,终于感动了玉香,并真心接纳了Farida. 如意意外发现Lance喜欢自己,Lance大胆表示要追求如意,把如意吓坏。与此同时,一直在逃避感情的杰宽,终于向如意表示,他不会再逃了

Ep 20

娇美得知自己可能得乳癌后,想去做自己以前想做而没做的事情,却发现已经提不起劲;就连教排舞的时候也错误百出,在玉香追问下,终说出自己可能患癌,要玉香保密,感叹人生苦短,劝玉香别再对Farida有偏见,令玉香当头棒喝. 如情主演的电影票房惨淡,被称是票房毒药,而这时候,只有娇美默默的支持着她,如情感动终向娇美道歉……如情对杰宽诉说心声,暗示对杰宽有意,想安定下来,杰宽却暗示只当她是如意的妹妹. Sunny因为如心被非礼一事,和Denise闹翻,决定自己创业。如心表示支持。Celina因有Denise把柄,获得出国发展机会。纯纯找机会接近Celina,别有所图. Farida深知玉香不喜欢自己,细心缝制了百衲被要送给玉香。但是却在婚礼前夕,因如意的疏忽,把百衲被烧破了。幸好有Lance特别为Farida准备的录影片段,终于感动了玉香,并真心接纳了Farida. 如意意外发现Lance喜欢自己,Lance大胆表示要追求如意,把如意吓坏。与此同时,一直在逃避感情的杰宽,终于向如意表示,他不会再逃了

Ep 21
46 mins

Lance决定对如意展开追求攻势,便在玫瑰的花店买了20朵向日葵向如意示爱,玫瑰不看好,Lance却信心满满,这时,纯纯来找玫瑰,见Lance欲避开,Lance大方邀请吃早餐,Lance问纯纯为何回来不联络他?纯纯谎说自己有男友,不方便,Lance释怀,向纯纯坦言要追求如意的决定,纯纯心酸祝Lance好运!Lance抱着20朵向日葵找如意,却见如意与杰宽牵手到,Lance不理,径自上前向如意献花示爱,如意尴尬,杰宽感觉不是味道,告辞离去,Lance还想搭杰宽的顺风车同行,被如意识破他的心机,忙以工作为理由,拉Lance进去店谈。如意警告Lance只能是朋友,永远不可能成为男女朋友的!Lance吊儿郎当问如果若没有喜欢他的话,就不必怕的。如意没好气,叫他滚蛋。 杰宽失落走回办公室,兆明在等他一起去开会,在言谈中假装很不经意地问杰宽他拟好的收购海螺的价是多少?杰宽说是属于高度机密不便透露,兆明说明白,随口关心他与如意关系,杰宽一想到有Lance介入,矛盾反应。

Ep 21

Lance决定对如意展开追求攻势,便在玫瑰的花店买了20朵向日葵向如意示爱,玫瑰不看好,Lance却信心满满,这时,纯纯来找玫瑰,见Lance欲避开,Lance大方邀请吃早餐,Lance问纯纯为何回来不联络他?纯纯谎说自己有男友,不方便,Lance释怀,向纯纯坦言要追求如意的决定,纯纯心酸祝Lance好运!Lance抱着20朵向日葵找如意,却见如意与杰宽牵手到,Lance不理,径自上前向如意献花示爱,如意尴尬,杰宽感觉不是味道,告辞离去,Lance还想搭杰宽的顺风车同行,被如意识破他的心机,忙以工作为理由,拉Lance进去店谈。如意警告Lance只能是朋友,永远不可能成为男女朋友的!Lance吊儿郎当问如果若没有喜欢他的话,就不必怕的。如意没好气,叫他滚蛋。 杰宽失落走回办公室,兆明在等他一起去开会,在言谈中假装很不经意地问杰宽他拟好的收购海螺的价是多少?杰宽说是属于高度机密不便透露,兆明说明白,随口关心他与如意关系,杰宽一想到有Lance介入,矛盾反应。

Ep 22
46 mins

娇美邀请蒋道理回家吃饭,然后平静宣布自己罹患乳癌,两个星期后动手术的消息,众人惊呆,道理见这个时候身为男朋友的森淼竟然没在身旁支持娇美,便忿而夺门而出找森淼兴师问罪,质问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没有支持娇美?森淼真情流露说自己一定会支持娇美,而娇美也说自己能够克服恐惧坦然接受就是得到森淼的鼓励,道理终于放心。 杰宽带如意到骨灰塔祭拜前妻蔡秋梅,并把自己的过去告诉如意,自责当初过于冲动才害蔡秋梅跳楼自杀。如意安慰说换成是她,她也不会原谅一个对自己不忠的伴侣。回家途中,杰宽情绪已经平复,还送一条钻石手链给如意。 杰宽与父亲建州开会,得悉蓝海螺收购计划失败,杰宽怀疑兆明,特地找他暗示一番,二人虚与委蛇。回家后兆明责问玫瑰是否对如意乱说话,玫瑰否认,反问兆明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恼羞成怒的兆明便打了玫瑰一巴掌。 如心发现怀孕,告诉如情,并坦告是跟Sunny的,如情面色大变,找Sunny出来,希望复合,Sunny拒绝,于是如情把目标转向家世好的杰宽,设计让杰宽喝醉...

Ep 22

娇美邀请蒋道理回家吃饭,然后平静宣布自己罹患乳癌,两个星期后动手术的消息,众人惊呆,道理见这个时候身为男朋友的森淼竟然没在身旁支持娇美,便忿而夺门而出找森淼兴师问罪,质问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没有支持娇美?森淼真情流露说自己一定会支持娇美,而娇美也说自己能够克服恐惧坦然接受就是得到森淼的鼓励,道理终于放心。 杰宽带如意到骨灰塔祭拜前妻蔡秋梅,并把自己的过去告诉如意,自责当初过于冲动才害蔡秋梅跳楼自杀。如意安慰说换成是她,她也不会原谅一个对自己不忠的伴侣。回家途中,杰宽情绪已经平复,还送一条钻石手链给如意。 杰宽与父亲建州开会,得悉蓝海螺收购计划失败,杰宽怀疑兆明,特地找他暗示一番,二人虚与委蛇。回家后兆明责问玫瑰是否对如意乱说话,玫瑰否认,反问兆明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恼羞成怒的兆明便打了玫瑰一巴掌。 如心发现怀孕,告诉如情,并坦告是跟Sunny的,如情面色大变,找Sunny出来,希望复合,Sunny拒绝,于是如情把目标转向家世好的杰宽,设计让杰宽喝醉...

Ep 23
46 mins

在如情的房间里,杰宽迷迷糊糊醒来,发现如情和自己全身赤裸。如情设计杰宽,让杰宽以为跟她发生了关系。杰宽一片混乱,离开房间。如意为杰宽失约又无法联络上而担心。娇美动手术,三个女儿、蒋道理、Sunny、森淼、玉香都来支持。森淼虽然不善于表达,但是娇美感受到他的关心,约好健康出院后再一起看青蛙。众人在手术室外等候娇美动手术,如情得知原来如意已经同杰宽开始恋爱,犹豫是否要继续她的计划。森淼因为担心娇美有点神不守舍。蒋道理要森淼学会多说点情话,森淼感激他对娇美的关心,差点漏出口风,他与娇美不是男女朋友. 如情决定继续她的计划,借机告诉如意她与杰宽昨晚在酒店房间的事。如意震惊。娇美被发现癌细胞没有扩散,不需要动乳房切除手术,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如意往找杰宽质问他有关他与如情之间的关系。杰宽被如意逼问,最终承认在如情房间待了一夜,第二天醒来,没有穿衣服。如意痛苦的打了杰宽一巴掌。如意对杰宽的所作所为感到痛恨,甚至要报警告杰宽强奸罪。

Ep 23

在如情的房间里,杰宽迷迷糊糊醒来,发现如情和自己全身赤裸。如情设计杰宽,让杰宽以为跟她发生了关系。杰宽一片混乱,离开房间。如意为杰宽失约又无法联络上而担心。娇美动手术,三个女儿、蒋道理、Sunny、森淼、玉香都来支持。森淼虽然不善于表达,但是娇美感受到他的关心,约好健康出院后再一起看青蛙。众人在手术室外等候娇美动手术,如情得知原来如意已经同杰宽开始恋爱,犹豫是否要继续她的计划。森淼因为担心娇美有点神不守舍。蒋道理要森淼学会多说点情话,森淼感激他对娇美的关心,差点漏出口风,他与娇美不是男女朋友. 如情决定继续她的计划,借机告诉如意她与杰宽昨晚在酒店房间的事。如意震惊。娇美被发现癌细胞没有扩散,不需要动乳房切除手术,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如意往找杰宽质问他有关他与如情之间的关系。杰宽被如意逼问,最终承认在如情房间待了一夜,第二天醒来,没有穿衣服。如意痛苦的打了杰宽一巴掌。如意对杰宽的所作所为感到痛恨,甚至要报警告杰宽强奸罪。

Ep 24
46 mins

娇美大病初愈回家,从如心处得知如情抢了杰宽,气得对如情兴师问罪,不料如意却觉得事情根本不关如情事,娇美无可奈何。如意和Lance找着送给如心的礼物,却不得要领。Lance无计可施,心生一计,决定要帮助如意从新振作,通过照片唤起如意对筹备婚礼的热诚,让她决心要办一个最完美的婚礼送给如心。如心和Sunny的婚礼终于如期举行,二人分别得到娇美和森淼的大红包,支持二人创业,二人感动莫名。完成婚礼,如意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如情千方百计缠着杰宽,希望取得杰宽青睐,但是杰宽却一而再而三地叫如情不要再来找自己,如情不肯就此罢休。更从如心身上得到灵感,并利用如心,来欺骗杰宽 ...

Ep 24

娇美大病初愈回家,从如心处得知如情抢了杰宽,气得对如情兴师问罪,不料如意却觉得事情根本不关如情事,娇美无可奈何。如意和Lance找着送给如心的礼物,却不得要领。Lance无计可施,心生一计,决定要帮助如意从新振作,通过照片唤起如意对筹备婚礼的热诚,让她决心要办一个最完美的婚礼送给如心。如心和Sunny的婚礼终于如期举行,二人分别得到娇美和森淼的大红包,支持二人创业,二人感动莫名。完成婚礼,如意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如情千方百计缠着杰宽,希望取得杰宽青睐,但是杰宽却一而再而三地叫如情不要再来找自己,如情不肯就此罢休。更从如心身上得到灵感,并利用如心,来欺骗杰宽 ...

Additional Information

Ep 2
Released2005
Genresdrama, romance
Parental guidance advised for young children